2019-06-10 14:08:03 來源:參考消息網 責任編輯:孫之冰 作者:資捃
核心提示:在演員的路上,朱一龍走了10年。在10年的這個節點,他成了許多人口中或心中“向往的樣子”。

參考消息網6月10日報道 (文/資捃)在演員的路上,朱一龍走了10年。在10年的這個節點,他成了許多人口中或心中“向往的樣子”——不是量化的名和利,而是堅持和隨之而來的收獲。

參考消息網記者見到朱一龍的時候,他剛剛參加完電視劇《我的真朋友》的見面會。眼前的朱一龍,謙和、真誠。很難想象,這個眼神清澈、笑容純凈的31歲“大男孩”,已經做了10年演員。

采訪開始時,朱一龍脫掉了西裝外套,他說這樣可以更放松一些。

朱一龍的話不算多,但聊起作品和表演,語速就會不自覺地加快。整個對話過程,他的語氣溫和,但將這些語言變成文字后,豁然和堅定躍然紙上。

對話從他最新的作品開始。

朱一龍1

朱一龍接受參考消息網采訪(參考消息網)  

希望世界聆聽來自中國的聲音

在最近熱播的電視劇《我的真朋友》中,朱一龍飾演的井然是一名國際知名建筑設計師。他從小跟著母親一起生活,大學畢業后赴意大利留學并在當地工作,憑借著出眾的能力,30歲便在意大利的建筑設計領域占據了一席之地。

這樣一個聽起來有些懸浮的“人設”,卻多次被朱一龍描述為“在劇中負責家庭倫理部分”。果然,劇集播出后,性格沉穩內斂的井然與患有老年抑郁癥的母親(許娣飾)之間,從疏離到理解再到親密的母子關系和相處方式,立刻引起觀眾的熱議。

參考消息網:在這部電視劇中,井然的家庭環境和母子間的相處方式引起了不少觀眾的共鳴和討論。你怎么理解和評價井然這個人物?

朱一龍:井然的原生家庭比較特殊,他的父親在他很小的時候就去世了,此后一段時間,母親對生活一度非常消極。那時還是一個孩子的井然一直陪伴著母親,幫她度過那段痛苦的時期。母親重新振作之后,決心不僅要讓自己變得堅強,還要把井然培養成一個她想象中的強大的人,所以不斷地讓他去學習,讓他去變得更強,無形中也給他施加了很大的壓力。

不過在我看來,井然成熟懂事得很早,他在整個學習和工作的過程中,一直都很堅定、努力,沒有雜念,他希望自己可以照顧好母親,承擔起整個家庭的責任。與此同時,原生家庭的缺陷在井然身上也有一定的體現。

朱一龍2

《我的真朋友》發布會(朱一龍工作室供圖) 

Q:每個人都有一個關于家、關于愛的故事,可以分享一下你自己的故事嗎?

A:家和家人對我來說,記憶最深刻的是在小時候。那時候在武漢,親戚很多,周圍鄰居也很熟絡,在小時候的那棟房子里,住著姥姥、姥爺和爸爸媽媽。雖然記不太清有什么具體的故事了,但那時的溫馨一直記得。

Q:劇中有一個情節令人印象深刻。井然作為華人建筑設計師,在國外遭遇了種族歧視,但他不卑不亢,用自己的才華贏得了意大利人的尊重。你在詮釋這部分時有什么感受?

A:井然在國外學習和工作的過程中,因為自己的亞洲面孔,多少會遭遇一些異樣的眼光。在那樣的環境下,井然就是想證明自己,作為一名亞洲人,也可以在世界舞臺上釋放自己的才華,讓世界聆聽到來自中國的聲音。

Q:那你自己呢? 作為一名中國演員。

A:我自己也是這樣想的。這次去戛納挺有感觸的。我希望世界能更多地看到中國電影,也希望自己能拍出好的電影,在更大的國際舞臺上展現給更多的人看。

學會給表演做“減法”

一年前的朱一龍,恐怕不會想到,自己能在今年5月受邀登上戛納的紅毯。這一年的經歷對他來說,是而立之年的一份巨大禮物——短短幾個月,他收獲了萬千粉絲的喜愛,并且成為中國商業價值最高的明星之一。而對他來說,最珍貴的或許是他的表演被更多的人看到、認可。

5月24日,第二十四屆上海電視節白玉蘭獎中國電視劇單元入圍名單公布。朱一龍憑借在《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》中飾演的齊衡一角,入圍最佳男配角獎——這是他第一次入圍重要的電視劇獎項。

Q:你說過希望給自己的表演做“減法”,不去加太多的設計。

A:我以前很喜歡設計人物的各種細節,比如一部戲可能要換三四個發型,服裝也會準備很多,還會給人物設計一些小道具,比如戒指、打火機等等。那時我更多關注的是表面的支撐,其實有些本末倒置,現在我會更多地去關心這個人物的內在。

Q:有沒有什么契機讓你有了這種轉變?

A:我覺得演員表演得好不好,跟他對人物的理解有很大的關系。有一段時間我拍很多戲……但那時我不知道怎么去理解人物。這些所謂的設計,其實就是因為你對人物理解不夠,你不自信,所以需要去找一些支點。可能你覺得他身上應該帶個打火機,于是就每天玩打火機,用它來支撐你對人物的理解。但如果你能真正理解并走進這個人物,他就算不拿打火機,只是坐在那里,他也是他。

這不是某一個瞬間突然的變化,而是有一個慢慢轉變的過程。現在我覺得塑造人物就應該是這樣的,我希望這個人物是鮮活、自然的,邏輯是連貫的,而不是只有某些表面上的特征。可能過段時間我的想法又變了,但現階段我是這樣想的。

朱一龍4

演員朱一龍(朱一龍工作室供圖) 

“我渴望用作品與觀眾互動”

在綜藝節目《幻樂之城》中跟朱一龍合作過的危笑導演曾這樣評價:“在偶像當道和粉絲狂熱的時代,朱一龍在這個小作業里(短片《丑》),實現了我們從來沒有實現過的一件事——一個優質的演員或偶像,能夠讓觀眾更有耐心地去讀創作內部的東西。”

所謂偶像,應該是“榜樣”的形象。這個榜樣,應當能喚起觀眾對一部優秀文藝作品或角色的深度閱讀。

在這一點上,朱一龍做到了。無論是僅有15分鐘的《丑》,還是長達78集的《知否》,抑或是正在熱播的《我的真朋友》,他在其中塑造的人物總是能在網絡上掀起解讀熱潮。

Q:你的粉絲很喜歡去分析你的表演以及你塑造的人物。從某些角度來說,這些觀眾延續了一個角色乃至整個文藝作品的生命,并且使它更加豐滿。

A:有這樣的觀眾,無論是對包括演員在內的創作者,還是對整個文藝創作環境來說,都是非常鼓舞人心的。

有些人說現在的很多影視劇是快餐文化,或者就像爆米花一樣,吃完就算了。其實并不是這樣。觀眾很聰明,如果是一部好的作品,他們一定會愿意去思考,去挖掘更深的東西,去幫助延長作品的生命。他們的這種反饋,也會激勵創作者去創作更好的作品,而不是去應付觀眾。這是一個相互的過程。

我一直都渴望與觀眾互動,那種互動不一定是面對面地聊天,因為我可能很難聊得下去。我希望的互動是,我將自己的想法和心思放進人物和作品中,觀眾能接收到并且愿意進一步去其中探究。有一些可能是我自己都沒有解開的謎題,他們的思考也會給我很多啟發。

我覺得觀眾確實厲害,一旦他們愿意去看你的表演,愿意去解析你塑造的角色,你再小的心思他們都能看得到。這對我來說,是一件特別榮幸的事。同時也會鞭策自己,在創作的時候讓作品的內涵更加豐富,呈現更多可以讓大家去品味的東西。

朱一龍3

朱一龍在《我的真朋友》發布會上(朱一龍工作室供圖) 

Q:很多人認為你通過10年的堅持與努力,厚積薄發有了現在的收獲,也給他們樹立了一個榜樣。會有壓力嗎?

A:其實我覺得現在談影響力或者榜樣,對我來說還沒到時候。現在只是有一些人喜歡你,但大家并沒有真正地了解你,你也沒有更多的東西去影響大家,因為我自己的世界觀也還在形成的過程中。

在現在這個階段,我還是得拼作品,不斷地豐富自己。只有先把本職工作做到夠好,才能去談你的影響力和號召力。如果你長期沒有好的作品,不能得到觀眾的認可,連這些最基本的東西都做不好,那何談影響力呢?

“我只是有自知之明罷了”

用“一夜爆紅”來形容朱一龍并不算太夸張。但隨之而來的關注和追捧,似乎并沒有讓他浮躁起來。

Q:在突然獲得很多關注后,有些人可能會膨脹,有些人可能會不知所措,但是你看起來還挺通透的。

A:我只是有自知之明罷了。我知道自己是什么樣的狀態。對于一個演員來說,31歲,要走的路還很長,不管是學識,還是其他各個方面,我還差得很遠。

Q:那你怕被人誤解嗎?尤其是現在你的一言一行都似乎會被放在“顯微鏡”下觀察。

A:誰都會怕被誤解。有些事你可以解釋,但由于演員這個職業的特殊性,有時候你解釋了也未必有用,那你不如拿行動去證明。

其實還是會有一些壓力。出現這樣的事情,我都會提醒自己,一定是你做得不夠好。你出現口誤,或者詞匯量不夠,或者形容詞用得不準確,無論是不是被誤解,那確實都是你自己的問題。

沒有人是完美的,出現問題或者被誤解,就去改正,去學習,去做得更好。只要不是原則性問題,不是你必須得去解釋的事情,我覺得都沒必要擔心,提醒自己就好了。

朱一龍5

演員朱一龍(朱一龍工作室供圖)

“我花了很長時間去學習享受表演”

Q:對你來說,演員是什么?表演又意味什么?

A:小時候,演員對我來說就是電視機里的某一個角色。后來在電影學院從最基礎開始學,一直學到在舞臺上去塑造人物。曾經在某一個階段,我覺得演員就是要去塑造人物。現在我覺得演員是一個表達的媒介,是把編劇、導演和其他所有創作人員的想法綜合起來,然后把它具象化并呈現出來的一個職業。

我很喜歡用表演去表達和呈現。人一輩子就這么回事兒,對吧?每個人都生活在一定的社會規則中,你做任何事情都很難跳脫出這個規則。但是在表演中就不一樣了,你可以在不同的故事和規定情境中,去展現不同的性格和處理方式,你可以變成任何人。這點挺有意思的。

Q:聽起來你很享受表演。

A:其實對于我的性格來說,享受表演挺難的,我花了很長時間去試圖達到這樣的狀態。在剛開始,你沒有辦法完全做到當眾孤獨,現場有那么多攝像機和工作人員一直盯著你,去看你的表演,你會有很多雜念。我不是一個天才型的演員,很難瞬間就進入角色和情境,所以我用了很長時間去適應和轉變,盡可能地讓自己在一個嘈雜的環境中丟掉所有干擾,專注在自己所飾演的角色中,去感受他的生活和當時的情緒。

“既然有機會,就去拼一下”

Q:這是一個需要真誠回答的問題:初心是什么?

A:我并不是從小就特別熱愛表演。男孩兒開竅比較晚,高考前不知道自己想做什么,就被家人安排去考電影學院,后來非常幸運地考上了。剛開始學表演的時候,我也不是因為對表演感興趣,而是不想在一個團體里輸給別人,所以我拼命地去寫劇本、編小品、排練。后來在這個過程中,我才慢慢對表演產生了興趣。

在學校期間,我看了很多很優秀的電影,驚嘆于那些真正好的作品和表演,被它們所打動。如果要說初心,就是我也想做到那樣。

Q:你的理想是什么?希望達到一種什么樣的狀態?

A:沉浸式表演。讓自己徹頭徹尾地在一段時間變成另外一個人,我想嘗試一次那樣的表演狀態。

Q:出道10年,你才被更多人認識和認可,會有一些感慨嗎?

A:其實還好。我不愿意把事情想得太復雜,想多了就會容易陷入某種糾結當中。想簡單一點,你現在所處的狀態,一定是好的。既然現在你有這么多選擇和機會,那你就去拼一下,看能拼成什么樣。拼不了再說,對吧?(完)

凡注明“來源:參考消息網”的所有作品,未經本網授權,不得轉載、摘編或以其他方式使用。